<cite id="bnzb7"></cite>

              <address id="bnzb7"></address>

              合作QQ: 732055019

              躲廁所里錄制、發際線增高……百萬粉絲視頻號是這樣做成的丨揭秘|發際線|短視頻|李現|自媒體

              貴客云 2020-09-29 13:01 閱讀 50

                這是一個“人人皆主播”的時代。短視頻讓大眾與KOL(有話語權的,此處意為短視頻紅人)之間,只有一個賬號的距離。

                從臺前明星、賣貨主播、網紅達人,到田間農民、公司白領、行業精英、無論任何職業,任何社會地位,只要你有創作和表達的欲望,都能在全民短視頻的社會,在這小小的一寸屏幕之中,找到屬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結緣

                短視頻時代,人人皆主播

                小星(化名)是一名資深電視媒體人,多年從事娛樂行業,主要工作是跑發布會和進行藝人采訪。通常剪輯一條新聞需要幾天時間,整理素材、用專業軟件剪輯、修音、加特效再播出,這是一個繁瑣且復雜的流程。

                2018年,抖音等短視頻平臺興起。在這里,不需要太大的成本,所有用戶都可以通過易上手的操作,隨時隨地幾分鐘產出一條內容。根據《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2018年12月手機網民平均每天上網時長達5.69小時,其中短視頻的時長增長貢獻了整體時長增量的33.1%,排在首位。

                

                《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部分截圖

                媒體人小星敏銳地發現了這個新風口。“對于新聞人來說,平時研究最多的就是時效性。”剛建立賬號時,電視媒體的工作,讓小星具備天然的內容優勢。他經常會前往生產娛樂事件的現場,或者近距離接觸到明星藝人。相比二次轉載,諸多新聞小星都能在第一時間知曉。

                同時,多年的拍攝經驗,也令他在拿到素材后可以信手拈來的剪輯、發布,成功搶占第一手流量。不足三年,小星的賬號“星娛樂online”成為了抖音代表性的娛樂視頻自媒體,粉絲破三百萬,點贊量破億。

                

                與傳統視頻新聞相較,短視頻不需大量的視頻素材,只要一部可以上網的手機,無論你身在何處,十幾分鐘的時間你就可以成為新聞生產者。這種低門檻、易表達、快傳播的方式,讓傳統媒體的視頻化語境迅速更迭,大量從業者入局并探索短視頻自媒體化的可能性。

                這類破局式探索,在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后更為顯著。2020年初,新冠疫情倒逼線下需求大量轉移到線上,催生出直播帶貨、在線辦公、網上授課、線上健身等新業態,足不出戶便可實現信息表達與獲取的短視頻、直播,在人們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正如北京字節跳動CEO張楠所說,“生活成就抖音,抖音豐富生活”。

                這樣的大環境,也給了影視人新的機會。

                布衣(化名)以前主要從事影視的后端宣發,服務于好萊塢公司。疫情導致院線封閉,電影產業停擺,布衣在過年后接連幾個月都沒工作。“那時感覺抖音興起的非常快,大家沒事閑的都是刷短視頻。我那會兒比較愛看的就是影視剪輯類賬號,畢竟那時也看不了電影。”

                彼時的影視號還未興起,僅有的一些號質量也是良莠不齊。自2016年畢業,布衣就在影視公司工作,其間閱覽了大量中外影片,懸疑電影最為偏愛,例如《唐人街探案》系列、《利刃出鞘》、《誤殺》等等,英劇《神探夏洛克》系列對他影響最為深遠,“外國的偵探都是西裝革履,戴一個圓角帽,我就想做中國手機端的平民偵探,用我過去工作累計的經驗,給大家解讀我喜歡的懸疑電影。”

                此前,布衣沒有任何編導和剪輯的經驗,所有技巧都是從網上現學。他選擇的第一部片子是諾蘭導演的《追隨》。這是諾蘭的處女作,也是布衣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從第一期到現在,布衣會通過對影片重點內容的剪輯,搭配逗趣生動的講解,在有效時間內將電影最具吸引力的情節傳遞給受眾。

                

                “布衣探案”最早發布的三期解說

                在選片上,他也沒有所謂專業標準,只要是懸疑的、好看的,他都想分享給大家。“我一開始也沒想做的多火,其實就是沒啥事,想利用自己的工作經驗做點事。”據悉“布衣探案”是抖音較早做電影領域細分垂類的賬號。

                截至2020年8月,抖音的日活躍用戶已經超過了6億;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用戶也在近半年從“觀眾”搖身一變為短視頻KOL,其中影視剪輯/解說/盤點類有14.4%的用戶感興趣,新聞類有14.3%,比例超過疫情之前。“人人皆主播”的局面逐漸演變為“人人皆自媒體”,短視頻自媒體化正在進一步被催生著,實現著。

                成功

                “以前是你覺得,現在是我覺得”

                2020年5月16日是布衣的26歲生日。當晚他發了條朋友圈慶祝粉絲破1000萬。而當天也是“布衣探案”賬號運營滿三個月。三個月內,粉絲量從零到破千萬,這樣的案例在任何平臺都可以被當做成功典型廣而宣傳,“雖然有點吹,但肯定有成就感。”布衣笑稱。

                但實際上,這三個月內布衣的狀態更多是“懵”的。剛開始做“布衣探案”時,布衣和朋友在北京市昌平區合租一間出租房,他住在主臥,面積大不,但擁有一間小小的廁所。這就是他的“工作室”。那時他并不知道這件事能不能成,于是每次錄制都把手機接上耳機,跑到自己的小廁所,關上屋內屋外兩道門,小聲偷偷的錄制。他給自己制定的目標是“十期”,做不好就算了。

                然而,粉絲數量以他從未料想的速度飛漲。片子更新到第三期,播放量突破了600萬;第四期迅速增長到千萬。其中2020年爆火的小眾電影《饑餓電臺》的解說,三天內播放量破億,連帶賬號的粉絲也潮水般增加,“之后播放量和粉絲量就一直是直線上升的狀態。”

                雖然號火了,但以廁所為錄音棚的日子,仍持續了一個月。在短視頻仍被“網紅”、“業余”等刻板印象包裹下,布衣始終不好意思告訴別人自己在忙什么。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室友在刷“布衣探案”,那時賬號已經有幾百萬粉絲關注。布衣順勢試探說出這是自己做的號。預料之外,室友大方表示支持,“當越來越多的人給你肯定,跟你聊短視頻這件事,你才感覺,我做得真的還不錯。”

                

                布衣的作品中,經常有這樣的爆款出現

                當短視頻逐漸被外界認可,并演變為大眾獲取娛樂新聞的重要渠道,越來越多曾自以為是“不務正業”的創作者開始走出廁所,見到陽光。

                不僅如此,短視頻也讓位居幕后的從業者,尋求到自主創作帶來的成就感。

                在運營賬號“有只小婉”前,小婉(化名)是貓眼娛樂的幕后人員,主要負責采訪策劃、后期剪輯、運營微信公號。大部分時間都坐在辦公室里,偶爾也會見見明星。

                剛接到入局短視頻的任務時,小婉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我從來沒學過表演或者主持,也從沒想過要出鏡。”

                第一次采訪,小婉只敢把“互動”寫在提綱最下角,且形式簡單,例如突然出現拍張合影,或者對著鏡頭講個冷笑話等等。但基本上所有藝人都會刪除,賬號也因此一直未能“開張”。“艱難到十個藝人,九個都直接拒絕。”直到一個月后采訪“小鬼”王琳凱,那是小婉的提綱第一次被通過。

                

                小婉和小鬼王琳凱的互動視頻

                為了得到認同和配合,小婉每天都要不停在抖音上尋找有趣的內容,再記錄下來,總結用戶喜歡什么樣的互動類型、熱門的抖音梗、網紅音樂、特效甚至剪輯方式,曾經見到陌生人就抵觸的小婉,后來甚至可以直接拿抖音特效,上去就和藝人調侃互動。

                而小婉的成就感爆棚,是在《親愛的熱愛的》播出期間與李現的互動視頻,發布后該條點贊量猛增到100多萬,越來越多媒體在尋求短視頻合作時,都會在方案上以小婉為例。

                小婉和李現的互動視頻,數據很好

                過去,小婉在公司提出方案都需要小心翼翼地詢問領導意見,但如今她在短視頻領域擁有絕對的把控權,甚至領導也會偶爾向她請教運營方法,“我現在可以說不要你覺得可以,我覺得是可以的(笑)。”而小婉在小透明期間默默關注的網紅博主,有不少都突然間與小婉互關;甚至小婉偶爾去看演唱會,也會被抖音粉絲認出來。“連我媽都會各處宣傳我的號,感覺她的成就感比我更大。”

                變化

                “半年內發際線增高了不少”

                在做短視頻之前,布衣曾自認為是很上進的員工,辦事認真,領導交代的活從不出一點差錯。但即便勤奮如此,他也會每周留出自由支配的時間,例如周末只躺在家里玩游戲、刷劇,想一些有的沒的,給人生留白的間隙。

                “我已經一個月沒給我爸媽打電話了,過去都是一周打一次。”布衣無奈道。自從運營“布衣探案”后,布衣似乎徹底化身為“007”社畜,幾乎24小時無休,很少能按時吃飯、睡覺;晚上、周末、假期的時間都貢獻給了影片剪輯和內容錄制,“我曾經想過就周末集中做兩天,但發現不僅周一會非常疲憊,周末沒有一點時間,而且內容輸出也不穩定。現在我兩三天更新一次,粉絲都嫌慢。”

                布衣形容做號更像是創業,要無時無刻的惦記這件事,想選題、文案,全身心投入,而比其他工作更快速的“成就感”也帶來了強烈的自我壓迫。目前“布衣探案”的粉絲超過1800萬,他們經常會在后臺催更新的內容。布衣總是壓力大到睡不著覺。他時常不安,眼見著市面上同類型的號越來越多,他害怕不更新就會被落下,更害怕辜負粉絲的期待。“這半年我經常和朋友開玩笑,明顯感覺發際線變高了,之前我的發量很好的。”

                與布衣不同,小星仍堅守在工作一線,同時運營著粉絲三百余萬的短視頻賬號。他更加感到生活再也無法“隨性”,反而時刻處于緊張的壓迫之中,短視頻、新聞資訊平臺更是24小時無休止地更新著。“過去我們也會每天關注娛樂熱點,保持新聞的更新進度和時效性,但現在我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網上沖浪,生怕比別人晚發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里,短視頻平臺可能已經有好多重復內容了,你再發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星娛樂online”的熱點播報合集已有6.8億播放

                小婉形容自媒體人這種“無序”的生活狀態,似乎很開心,卻同樣對自己未來的定位感到疑惑:短視頻自媒體到底是達人,還是新聞的打工仔?“我現在可能更偏向于,想要成為自由的達人,但又沒有辦法成為達人的打工仔。” 她笑稱。

                轉型

                “不能坐吃山空,一成不變”

                2019年,短視頻平臺先后發布多項中腰部達人扶持計劃,作為平臺的熱點領域,眾多生活、娛樂、新聞類賬號先后成功突圍,在短時間內漲粉百萬。大量擁有相關領域資源經驗,或懷揣媒體夢的人前赴后繼入局,搶占短視頻自媒體藍海的一杯羹。

                其中,根據《2020短視頻用戶價值研究報道》,有接近40%的用戶對生活化、貼近性的新聞表示感興趣,其中娛樂新聞占據視頻用戶喜好類型的34.3%。“我感覺這半年娛樂媒體、影視剪輯的賬號越來越多,我也不知道看哪個好。”重度短視頻愛好者小白(化名)坦言。

                感到困惑的不只是用戶群體。從抖音出現第一個影視剪輯類賬號,到如今諸多聚焦垂類電影的賬號屢見不鮮,只用了不到半年時間。布衣并不奇怪,“市場規律就是這樣。你做得越好,‘人傳人’的現象就越嚴重。”

                近兩個月布衣投入大量時間精力,用于尋求內容的轉型和突破。例如打破“只做懸疑電影”關鍵性定位,嘗試做勵志類、院線類電影的解說。“并不是不做懸疑了,只是考慮市場競爭,同時考慮觀眾也會審美疲勞。我除了要守住自己的東西,還要給觀眾一些新鮮感。”

                

                《阿甘正傳》系列數據非常好,每集點贊都突破了百萬

                事實證明效果還不錯,《阿甘正傳》的播放量已突破兩億,《蕎麥瘋長》《信條》等電影的點贊量也超越了同期的懸疑電影。

                布衣也在院線恢復后接觸了大量電影項目,同時嘗試著新的盈利模式,“不能老守著一畝三分地,需要嘗試不同的方式。”

                今年的疫情對小婉的打擊也頗為強烈。明星采訪、發布會活動基本都停擺了,依賴藝人互動的“有只小婉”完全沒辦法再延續過去的內容。貓眼娛樂的團隊也曾計劃做新的系列專訪《你好,朋友》,但最終播出效果一般。

                “現在大家都在做短視頻自媒體,好多網紅也會跟明星合作互動。在這種情況下競爭壓力確實比較大。而且別人有一定粉絲基礎,相當于‘如虎添翼’,但我們三百多萬粉絲還只是在初級階段。”如今,小婉每天都會與團隊開會商討內容方向,摸索短視頻內容的天花板和突破方式,“我們接下來需要想明白,大家都做短視頻,那你所在的領域,你的優勢是什么?”

                而小星如今百分之八十的精力都在運營短視頻,之后也考慮辭掉穩定的工作,建立屬于自己的短視頻工作室。“自媒體在短視頻的發展趨勢越來越好了,現在我們走在外面、待在家里,大家都是拿著一部手機在刷短視頻。”在他看來,短視頻已經慢慢成為大眾的日常習慣,而自媒體KOL也應當尋找更穩定且長期的存在方式。

                新京報記者 張赫

                編輯 吳奇函 校對 吳興發

                來源:新京報

              原文 投訴 置頂 分享
              推薦
              快訊
              劇透網 展會網 區塊鏈 鄉村游
              游戲運營 營銷軟件 行業信息

              營銷 微信營銷 QQ營銷 網絡營銷 自媒體營銷 產品推廣 營銷策劃 媒體投放 電商營銷 抖音營銷 科技 大數據 人工智能 統計分析 智能硬件 工業互聯網 物聯網
              財經 投資理財 量化交易 投資理論 價值投資 短期投資 理財App 基金定投 指數基金 理財課程 理財知識 理財產品 理財項目 數字貨幣

              版權所有©貴客云    QQ732055019 魯ICP備08109250號-1

              魯公網安備 37020302371242號

              亚洲 中文 字幕 国产 综合